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American TCM Association’

Great news! This month our article”Acupuncture’s Role in Solving the Opioid Epidemic: Evidence, Cost-Effectiveness, and Care Availability for Acupuncture as a Primary, Non-Pharmacologic Method for Pain Relief and Management–White Paper 2017″ 1 (Arthur Yin Fan is the first author, and Dr.David Miller is the correspondence author, our colleague Sarah Faggert also a co-author-there are 14 authors across the United States) has been selected as one of ten articles for the November 2017 Elsevier Atlas Awards Nominations.

As is stated on the Elsevier Atlas Awards homepage: “Each month the Atlas Advisory Board are sent a selection of 10 articles to choose their winning Atlas article. The articles are shortlisted by Elsevier from across journal portfolios based on their potential social impact. We are delighted to present the entire monthly shortlist and congratulate the authors of the nominated articles.” While the voting is still in progress, we are still very excited to even be nominated. This marks the first time that an acupuncture article has been nominated for the Elsevier Atlas Award.You may click on the following link to take you the Elsevier Atlas Nominations page: https://www.elsevier.com/connect/atlas/nominations.

We will let you know should our article win!

Each month the Atlas Advisory Board are sent a selection of 10 articles to choose their winning Atlas article.
ELSEVIER.COM
Reference:
1. Fan AY, Miller DW, Bolash B, Bauer M, McDonald J, Faggert S, He H, Li YM, Matecki A, Camardella L, Koppelman MH, Stone JA, Meade L, Pang J. Acupuncture’s Role in Solving the Opioid Epidemic: Evidence, Cost-Effectiveness, and Care Availability for Acupuncture as a Primary, Non-Pharmacologic Method for Pain Relief and Management—White Paper 2017. J Integr Med. 2017; 15(6): 411–425.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针灸在美国被点赞 中药科研亟须提上日程

近日,第三届美国中医药大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来自美中等国的300余名中医药专家参会。

中医在美国的发展现状如何?面临着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带着这些问题,《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与会专家。

针灸发展形势良好执照医生约4.5万人

本次会议主办方是全美中医药学会与美国中医校友联合会,两个协会的会长均由曾就读于北京中医学院(现北京中医药大学)的田海河担任。

田海河对记者介绍说,自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华把中医带回美国,至今已45年。目前,中医在美国有了长足发展,已有46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完成了针灸立法,目前各类有执照的针灸医生约有4.5万人。

“这是一个很好的发展形势,但是学术水平良莠不齐,中医尚未进入医学主流体系。”他说,“就像美国人选择餐馆时还是以喜欢吃西餐为主,喜欢中餐的人虽有,但仍占不是占多数。要想怎么把中医带入美国主流社会,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田海河说,作为外来医学,中医在美国“还是经常会受到一定排挤和否定”,虽然临床、科研及发表的文章为针灸提供了一些有效果的证据,但证据还不是显得非常充足,“需要我们更有效地开展临床科研工作,提供更有说服力的证据,以此来说服民众、媒体、立法、保险公司等更进一步认可中医,接受针灸。”

他表示,针灸是个好东西,确有疗效,很多人都认识到它的价值,近期出现了一些其他行业想染指针灸,“我们的态度很明确,欢迎更多的人来做针灸,惠及民众。但一些其他行业人只接受了很少的训练,就提供针灸服务,还有人把针灸改成‘干针’,试图绕过法律和各行业的执业范围限制去做针灸,非但没效,更对病人造成安全隐患。所以,我们要抗争,并教育、帮助们民众找到一个合格的针灸师。”

“我们需要对民众的安全负责,对针灸的名誉负责,需要对我们中华民族文化保护。因为‘干针’本来就源自于针灸,他们把针灸改头换面,不认祖归宗了,反倒说跟中医无关,这是一种剽窃行为。”田海河说。

针灸临床研究正规范望入美主流医学体系

谈到美国中医药大会,田海河说,该会每年举办一次,今年是第三次,美国、中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的中医领军人物都来了,几乎所有以西人为主的全国性中医组织的主要负责人也来了,参会的还有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及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官员,美国针灸执照考试委员会、美国中医高校联合会及资格鉴定委员会等机构的主要负责人也都到场。

“这次大会的目的是要团结更多的华裔和非华裔针灸师,大家聚集到一起共同探讨如何抓住机会,面对挑战,并同时提升整体学术水平,引领美国中医药的正确发展方向。”他说。

会上,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中国针灸学会会长刘保延教授做了题为《针灸临床疗效研究的思考与实践》的主题报告。他指出,疗效是针灸发展的根本,虽然针灸临床研究论文在1992年以后快速增长,但过去一直没有形成系统的临床评价方法,缺乏高质量研究数据,为此中医学界制定了或正在制定针灸临床研究和技术操作等一系列规范,希望按照国际通行标准,“推动针灸堂堂正正进入主流医学体系”。

大会期间,全美中医药学会副会长、美国执照针灸师樊蓥做了题为《假针灸真是假的吗?》的学术报告,对一些结论认为针灸无效的论文的研究方法提出质疑。

樊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说,美国顶尖医学期刊《美国医学会杂志》近年来发表7篇针灸研究论文,最近的一次是今年6月发表两篇论文,其中刘保延负责的一项研究显示针灸治疗女性压力性尿失禁确实有效,而另6篇临床研究结果都是阴性(无效)结论,这可能与研究方法有关系。

樊蓥说,西医的临床研究要求随机、对照、双盲,对针灸而言,随机和对照没有问题,但双盲是有问题的,因为假针灸很难瞒过针灸师和病人,造成了所谓“真针灸不真、假针灸不假”的问题。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夏月博士探讨了大数据对针灸科研的指导意义,希望美国和中国在中医科研方面加强对接。

中药尚处灰色地带科研亟须提上日程

田海河强调,中医不仅是针灸,还包括中药,但因为针灸首先进入美国,所以针灸在美国成了中医的代名词。目前,中药在美国未被列入药物范畴,只能归类为食品补充剂,不能宣传治疗效果,所以还处于灰色地带,这限制了中药在美国的广泛应用和发展,“要把中药发展提到日程上来,包括推动在州层面甚至联邦层面立法。当然,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他举例说,包括麻黄在内,有几个中药因为安全性问题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禁用,“因此,有些人经常拿这些药说事,说中药不安全。我担心这类事件发生多了后,对在美国开展中药工作会有负面影响。所以,我们需要做一些科研,了解中药的毒副效应,保证民众的安全服用。如果只有针灸,而没有中药,不是一个完整的中医概念。”

会上,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政策法规与监督司原司长、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秘书长桑滨生解读了中国中医药立法及对海外的影响。桑滨生说,《中医药法》是中国中医药领域的一部综合性、基础性法律,不仅对中国中医药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而且对各国中医药和传统医学立法起到引领和借鉴作用。

美国药管局植物学评审组官员李静介绍了该机构有关植物新药的评审情况。她指出,截至去年年底,共有超过650种植物药物提出或通过“新药临床试验申请”,其中绝大多数处于二期临床试验阶段,但只有2种获准上市。如果把植物药物按全新成分的药物看待,这个通过率“还不错”。

另外,还有十多位中美知名针灸专家和科研教育领域的学者做了学术报告。大会主要赞助企业同仁堂也介绍了其国际化之路,表示已在纽约、旧金山和洛杉矶开设分店,要让更多美国人知道同仁堂这个品牌。记者 林小春

Read Full Post »

新华社华盛顿11月20日电通讯:针灸在美迎来发展好时机  新华社记者郭一娜 林小春 胡友松

http://us.xinhuanet.com/2017-11/21/c_129746359.htm

莎伦又一次躺在熟悉的床位上,针灸师樊蓥轻、稳、准地在她肩部和颈部的重要穴位扎上了细细的针。莎伦的耳边响起了柔和温馨的轻音乐,她慢慢闭上眼,呼吸均匀,心情平和,享受着45分钟的美好时光。

樊蓥是美国弗吉尼亚州与华盛顿特区持照针灸师,他的诊所——美京中医院位于弗吉尼亚州梅克林小镇。300平方米左右的诊所内共有15个床位。身为一名职业律师的莎伦·希普勒已经忘了这是她第几十次来到诊所接受治疗。

喜欢运动的莎伦今年60岁,她与针灸的缘分始于3年前。当时她得了肌腱炎,西医告诉她最快也要几个月才能恢复。有朋友向她推荐了樊蓥,后者仔细查看了腿伤后告诉她:“两周来做一次治疗,3次后就能康复。”

西医的数个月康复和针灸的3次就好,这差距大得让莎伦有些不敢相信。面对莎伦的怀疑,樊蓥只是笑笑说,咱们试试看吧。

出乎莎伦意料,一个疗程下来,肌腱炎竟奇迹般康复,她矫健而轻盈的身姿很快又重现跑道。

“太神奇了!”她在接受新华记者采访时禁不住多次感叹。此后,莎伦对中医从信赖到依赖,身体稍有不适,首先想到的就是看中医。

律师工作压力大,导致莎伦睡眠不好。多次针灸后,她感觉睡眠明显改善;每次莎伦感觉有感冒前兆,或者美国将有流感,她就赶紧来找樊蓥。莎伦相信,针灸疗法帮她提高了免疫力。最近她肩部受伤,又是针灸让她免受了手术折磨。

如今,莎伦不仅是针灸的粉丝,更成了针灸的传播者。亲朋好友生病了,她会向大家推荐中医。85岁的老母亲经常背疼,她正力劝母亲尝试针灸疗法。

莎伦对中西医治疗差别感触很深。“樊蓥和他的助手对我十分耐心、细致,我感到很放松,恢复得也快。如果是去看西医,幸运的话,医生会给我10分钟,然后就开药,或安排更多检查。看到我肩痛或脚痛,西医会给我打止痛针。我可不喜欢打针和手术。所以,我会来针灸诊所。我虽不知道针灸原理,但我知道它有效。”

“美国的医疗体系有很大问题,”莎伦说,“不少人在寻找替代疗法。我坚信今后会有越来越多人看中医。”

正如莎伦所说,当前,美国阿片类止痛药物滥用与成瘾危机日益严重,在这方面针灸大有可为。

阿片类止痛药包括杜冷丁、吗啡等,镇痛作用强大,但有极强成瘾性。官方数据显示,每天平均有91名美国人死于过量服用阿片类药物,年均超过3万人。10月底,美国总统特朗普向阿片滥用现象宣战,称“阿片类药物滥用是美国历史乃至全世界范围内最严重的药物危机”。

严峻现实迫使西医接受非药物疗法。而在各种非药物疗法中,针灸以有效和廉价脱颖而出。中国数十年来持续进行的中医机理研究形成大量成果,此时成为有力佐证。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学院7月发布题为《疼痛管理与阿片类药物流行》的报告指出,近几十年来针灸止痛已成为普遍做法,包括针灸在内的一些非药物干预手段是止痛的有力工具。

不少旅美针灸师预感,针灸在美国可能迎来了发展的好时机。目前,经过业内人士长达40多年的努力,美国50个州中有46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已立法让针灸行医合法化。而在这个过程中,樊蓥的诊所,从15年前的无人问津到如今每周稳定在150位左右病人。个中改变,反映了针灸在美国从举步维艰到逐步受到认可的历程。

正是看到针灸治疗的良好效果和较大的市场空间,美国一些理疗师也开始学习针灸,但这也带来了一些干扰。美国的针灸与东方医学硕士需要学习2000小时以上,而美国部分理疗师将针灸改成“干针”,只需学习50个学时就可行医,且未接受中医针灸的完整训练,更缺乏中医针灸处理多科疾病的全能知识和技能储备。所谓干针是指理疗师用针头对激痛点进行针刺的方法。

“美国国内一些理疗师的做法是在混淆视听,给针灸在美发展带来挑战。”谈起这些“干扰”,樊蓥皱起眉头。

目前,莎伦所参加的医疗保险覆盖针灸治疗,可报销80%。10月,美国参众两院议员同意在老年人与残疾人联邦医保的一个补充项目中包括针灸。如果该法案最终通过,相信将进一步推动针灸在美国的发展。

11月,多个美国中医针灸团体在学术期刊上正式发布《针灸应对阿片类药物危机白皮书2017》,樊蓥也是作者之一。这份白皮书被送交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并得到积极回复。

也是在初冬,作为全美中医药学会(ATCMA)副会长的樊蓥参加了首次在美国国会举办的针灸推介会,向议员推荐和介绍针灸在止痛与治疗阿片类药物滥用与成瘾方面的作用。现场气氛热烈,40多人还尝试了耳针。“在国会和联邦政府层面,我们还将继续推动,为针灸在美迎来真正春天不懈努力。”樊蓥说。

+1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