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叶心清’

为週恩来治过病的“江湖医生”-叶心清

http://bbs.creaders.net/life/bbsviewer.php?trd_id=1050375

送交者: Pascal 2015年04月11日11:06:09 於 [五 味 齋] 發送悄悄話
江湖医生的英文

charlatan
empiric
quack

例句與用法

1. I simply spat my contempt and threw the drug back to the quack .
我愤怒地表示了我的蔑视,把药扔回给那个江湖医生。

2. When you go to the fair , beware of the quacks selling spurious medicinal herbs .
你 集的时候,当心卖假草药的江湖医生。

3. Those two quacks i’ve got working for me in the medical tent still can’t find out what’s wrong with me .
医务室裏我请来替我办事的那两个江湖医生,而直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我到底患了什厶毛病。

4. Don ‘ t be taken in he ‘ s just a quack.
可别上当- -他纯粹是江湖医生

5. After so many disappointments , he finds it hard to have faith in quack doctors.
经历多次失望之後,他对江湖医生失去了信心。 

6. A person who makes elaborate , fraudulent , and often voluble claims to skill or knowledge ; a quack or fraud
假内行,庸医,骗子精心製作或製造欺骗的人,而且对自己的技术或知识常常誇大其辞的人;江湖医生或骗子。

7. ” no , for I am only embarked in certainties , ” replied Danglars , with the air of a mountebank sounding his own praises ; ” to involve me , three governments must crumble to dust .
因为我隻做十拿十稳的交易, ”腾格拉尔用江湖医生吹法螺的那種廉價的雄辩回答说。 “要弄倒我,必须有三个政府垮臺才行。 ” 
To act as a medical quack or a charlatan. 
当冒牌医生或江湖郎中
A charlatan; a mountebank. 
庸医,江湖郎中
Surely,as there are mountebanks for the natural body, so are there mountebanks for the political body: 
对於人底肉體既有江湖医生;对政治团體也確是有江湖医生的;
A hawker of quack medicines who attracts customers with stories, jokes, or tricks. 
江湖医生以讲故事、插科打诨或耍花招等方法吸引顾客的江湖卖药者

叶心清 (1908~1969) 字枝富,四川大邑县韩场镇人。1921年在武汉拜名医魏庭兰为师,得其金针绝技真传。1933年学业结束返回四川行医。返川後在成都、重庆设医寓和国粹医馆,坐堂应诊,因医术独到,对针灸学及中医内科有较深造诣,临床经验豐富,在当时四川医界颇有影响,享有“叶金针”之誉。

叶心清,解放前在成都就已出名,他叫什厶名字,人们大多不知道,隻知他凭金名医术医好了许多病人,姓叶,有“叶金针”之誉。解放前曾用金针與美国总统治病。

1955年,叶心清由成都调到北京中医研究院执医,併任刘少奇、朱德等中央首长保健医生,为週恩来、贺龙等中央首长打金针治病。1958年,叶心清被派去为阿拉伯也门国王默汗迈德治病,病愈後被誉为“东方神医”;1961年,毛主席还手书著名诗作《类山关》送给他。1950年代後曾多次出国为越南胡誌明、柬埔寨西哈努克、也门国王等国家圜首治病,屡获奇效,胡誌明主席赠亲笔签名照片送给他;範文同总理亲自授予他金质“友谊勋章”。

1954年,叶心清当选为第壹届重庆市人民代表,中医学会委员、中西医学术交流委员会委员;1955年中医研究院成立时,他应邀到京工作;1960年被选为中央卫生部先进工作者;1963年初选为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

总理∶在卫生繫统,吴传启就是通过叶心清来搞,他是个江湖医生。
    (有人说∶除了叶心清外还有人。)


总理∶他们上了叶心清的当,不了解。我还不是找他看过病?你们不懂的,5.16是个秘密组织,没有暴露以前他们和红旗杂誌、中央文革、人民日报、新华社有联繫,难道这些是5.16?看是什厶联繫。

              ——引自壹九六七年十二月十日週恩来李先唸接见卫生繫统有关代表的讲话

群主∶

Pascal, 院裏还有壹个老中医,姓叶,他们家的遭遇也很惨,下麵是他的壹个孩子发在群裏的壹段回忆,咱们院是有故事的大院,现在小夥伴们都在回忆,想出本书什厶的,你先看看叶心清女兒叶成媛的这篇吧。

“谢谢群主。始初同学邀请参加,隻觉得大院的记忆美好,但是太久远。过後宋小青再邀进群了。马上感受到淳樸的孩提情跃於字间,传於话语中。
 
在茫茫人海中,对壹位去世46年的老中医还有掛唸。谢谢徐晓天,吴方泽,孙铁兵,林亮,晓伟。汤澄东是小波的哥哥?谢谢汤伯母在父亲被抓第二天就到家中慰问,在那人妖颠倒的年月。
 
父亲叶心清,生於1908年,12岁拜湖北名医,学习中医,针灸(金针),十年学成,帮师三年。回四川行医。成就四川壹代名医,與1956年,成立中医研究院奉命與四川8位,全国36位名医调来北京,广安门医院。
 
1959年搬进大院10组。对门卢鬱文,後搬走,住进薛向晨,文革前因叛徒罪入狱;楼上叶挺母亲,併由长子长期居住;对门王小阳姐妹,及两个弟弟;三楼孙超,及千千,星星,娅娅,维维;对门阎宝航,夫人高素,革命战友,居委会主任,热心服务的好阿姨,长子闫明複。
 
邻裏关繫亲密白天厨房小门,大门,夏天凉臺门从来不锁。经常都有伯伯来聊天,常客闫宝航,孙超,徐迈进,吴传启,汤小波的父亲等。後来广安门医院修的老大夫楼,完全按照大院图纸,併分两套房子,父亲都留恋,舍不得去。
 
父亲在1967年9月17日 被两位军人以看病为由抓走,被革命组织反複抄家,为找电臺,黄金,客厅地板都撬翻。第二年壹月,被勒令搬到广安门外,第二機床萬对麵,平房杂院住。搬家时隻有2个单人三轮车的全部家当。
 
父亲被抓後壹直不知去向,罪名各个组织都在罗列,516分子,军统特务,国际间谍……在西单东北路口的大宣传栏上,是刘少奇在卫生战线的代理人,每天上学看着心裏就恐慌,真想下场大雨冲掉。1969年9月来人通知家中派壹人去看望父亲,上车後窗簾拉下,两个军人押送,进到壹座房子前,被带进房间,父亲瘦的如骷髅,满头白发,押送人站在旁边,四目相对,满噙泪水,三哥 紧告诉自己有了壹个女兒,父亲马上接着说,对他很好,想吃泡菜,都给了,要让二哥,三哥好好交代,通知时间到了,就这样结束。生死 别…
 
壹週後通知死亡。
 
父亲死後两个哥哥看管升级。壹直持续到1975年後。在1981年11月才算最後平反,开追悼会,有壹个很齐整的夫人群。康克清向家人说到,我们失去壹位好医生。我大姐回道,我们失去唯壹的父亲。

叶成亮

   叶成亮


  • 擅长∶

    神经繫统诊治消化繫统及运动繫统疾病有较高造诣尤其对…展开↓

  • 简介∶
    叶成亮,男,主任医师,1960年北京医科大学治疗繫毕业;1960—1962年北京中医药大学西医 职学习中医班结业.1962—1978 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针灸科医师;1978—现在 中国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针灸科主任师、科主任.80年代以来,先後7次应邀荷兰、德国、法国、比利时、卢森堡、日本、泰国、越南、香港等国家和地区访问、讲学、治疗及针灸指导.

二哥叶成亮,在西苑医院,其子叶章铭63年出生,当时在西郊幼兒园,被开除,去多个街道幼兒园都因反革命仔子受欺负,精神受到创伤。
三哥本人心脏受损,两次瓣膜手术後失去工作能力,兒子也7岁死亡。

小哥叶成焕67届高中,家中无经济收入(壹般单位给没有工作的家属,子女发最低生活费)而广安门医院,分文不给。在67年下到内蒙,下乡五年,无经济补贴,併政治压力…

无可奈何到四川投奔母亲,回到四川他少言寡语,没有生活兴趣,偏执,多发怪唸,工作不能持久,长期失眠,这是我壹生最悔恨的事情,不懂得那时抑鬱症。在75年回北京探亲後,更大的失落感困擾,我在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州另外壹个林业局工作,每年回家去,隻能21天,他的话就特别多,基本都是对北京的回忆。
在76年9月17日,也是父亲去世的日子他走了时年29岁。
他对王蓉的爱慕没有勇氣去表达,攘成壹个悲烈的爱情悲剧。王蓉是重情的人,让我感到对她太多的亏欠。”

《人民日报》(1982年4月13日)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中医叶心清追悼会在京举行新华社北京4月14日电 中医研究院不久前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为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著名老中医叶心清大夫举行了追悼会。叶心清同誌於1969年9月病故,终年61岁。

蔡畅、谭震林、姬鹏飞和王光美等同誌送了花圈。政协全国委员会、中共中央统战部、卫生部、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医研究院、北京医院也送了花圈。王磊、张执壹、徐迈进、解方以及叶心清同誌的生前友好和群众代表共300人参加了追悼会。

杜钧福的博客

               文革研究中的两个问题       (2013-08-18 14:24:52)

不了解事实或不承认事实当然会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得出什厶结论。例如,我说江青张春桥等人固然幹了很多壞事,週恩来幹的壞事也不比他们少,很多人壹定不信或不承认。週幹的大的壞事,第壹是打到刘少奇,虽然主使者是毛,但週作为中央专案组负责人,责任是不可推卸的。第二是1970年的壹打三反运动和清查五壹六,週是主要负责人。在运动中数以百丌计群众遭到严重迫害,以至於连毛泽东都认为杀人太多了,於是紧急刹车。(可见王锐的研究文章)。那时有壹位国家级中医师叶心清给週看过病,但是文革中週说他是“江湖医生”、“五壹六”,很快瘐死狱中。现在叶心清的小传上说他是被林彪四人帮迫害死的。

我说週恩来幹的壞事比四人帮多,但不认为週是“壞人”,因为週幹的好事也比四人帮多。週是职业革命家,他的道德观唸和是非观唸都與普通人不同。但上述事实当然影响对週的评價。

       黨内健康力量析         杜鈞福          (2011-01-20 13:07:37)

现在说週恩来。壹般认为他是黨内健康力量的代表。在壹定程度上可以这样说。我认为,他的最大功劳是在極端混乱的局麵下,维持了这个大国政府的持续运作。说文革结束时“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不是还没有崩溃厶?週恩来对此是有功劳的。而且,这不但是中国人民之福,而且是世界人民之福。如果中国政府不能正常运作,像过去的义和团时代的慈禧政权,或今天的海地、索马裏政府,那将是怎样的局麵!对於週恩来,这当然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可以说是忍辱负重,因为在他後麵有壹位非常多疑的主人在那裏监视,不得稍有不慎。在與美国人谈判中有被抓住的口实,差点被打成第十壹次路线鬥争。况且还有壹个“伍豪”的紧箍咒在那裏不时唸唸。我们应该充分體谅乱局中的週恩来,正如要充分體谅败局中的李鸿章。“换了谁都不行”。

他为了维持这个局麵,还不得不在壹些力量所达部门(如外交部、體委)鼓励造反,扶植造反派组织。因为这些部门的造反派是“自己人”,还能讲点理,聽他的话。如果没有这些造反派佔?这个位置,让外边的学生组织来造反,後果更不堪设想。当然这样做也损害了壹些幹部如荣高棠,以及他後麵的贺龙。从这个例子看,壹些历史问题上的是非是很难区分判断的。

週恩来作为正麵形象,第二方麵的因素很少有人观察到。这就是,他支持毛的文革,併非完全被动。他对文革有他的期望。这集中表现在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期间对斯大林體製的批判。他曾说,斯大林的黨不如列寧的黨,列寧的黨是生动活泼的。当然我们现在知道,列寧的黨也不怎厶样,但比斯大林的黨还是强得多。週恩来还说过,文革前有个不好的现象,就是打小报告。这是从苏联学来的。所以,週有他的文化革命观,其中至少壹些是健康的,尽管未能实现。

顺便说壹下陶铸。我觉得陶铸是个小週恩来。在以上两方麵,都有陶铸的影子。

週恩来有大贡献也有大过失。最大过失是抓五壹六,?说涉及壹千丌人,是文革中最大的冤案,週在其中负有相当大的责任。

和壹般的政治历史问题审查不同,也和清理阶级队伍、壹打三反不同,这个五壹六完全是无中生有的。曾经有的,隻有壹个很小的学生组织五壹六红卫兵团。这个组织也隻能说他是个極左的组织,而不能说是反革命组织。而且这些人早已被抓起来了。

但是从壹开始,週恩来就很肯定的说,外交部有五壹六。根?他的定性,外交部打了幾十个五壹六分子。在卫生部,他说给他看过病的中医生叶心清是“江湖医生”、“五壹六掛帥的”,緻使这位著名中医很快瘐死狱中。

1970年1月,週恩来发表谈话,将五壹六从北京扩大到全国,将军队冲派也算了进去,点了王、关、戚、杨、餘、傅、萧华、吴传启、潘梓年的名,将他们都算做五壹六。根?壹项中央文件和週恩来、江青等人的讲话,在这壹年,抓五壹六运动在全国蓬勃展开。但是本来就是个子无虚有的东西,怎厶抓呢?很快,主持这项工作的吴德等人就觉得所掌握的材料全不落实,运动搞不下去了。此时,週恩来挽救了运动。他说,不再查组织了,要查“罪行”。什厶是罪行呢?“背着中央开会就是罪行!”这壹下子,罪行的範围可就大了,而且可任意将任何行为劃进去。

以下是我3/18/22所记

叶心清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叶心清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叶心清,沈绍功

出版社: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07-01

书籍编号:30378793

ISBN:978751321474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89822

版次:2

一、孝敬祖母,步入杏林

先师叶心清,字枝富,1908年元月16日出生在川蜀宝地大邑韩县镇乡的清秀农舍,自幼熏陶蜀中文化。13岁时随祖母移居武汉。时值祖母重病卧床,遂请汉口名医魏庭南诊治,魏老针药并施,先师随侍照料,不久祖母病愈。先师也对中医产生浓厚兴趣,决心拜魏老为师,钻研医道。惜乎魏老先前的几个徒弟均因怕苦思迁,未能坚持,半途而废,故婉言谢绝之,先师决心已定,反复央人向魏老求情,魏老感其诚,动其情,方应允。初入杏林,先师年少气盛,魏老赞赏其“头悬梁,锥刺股”的苦钻精神,于是口传心授,耳提面命,精心栽培。白日随师临诊实践,夜晚攻读医典,特别研习针灸经络理论。

金针度人疗疾系清代泰山僧人园觉所创。当时泰山县官因秉公处理园觉僧人与当地恶棍的强占庙宇之争,园觉僧人深谢其德,遂将武功及金针术传于泰山县官之子黄石屏。黄师术成,悬壶于上海,以气功和金针闻名于海内外。嗣后又传术于湘人魏庭南。魏师以高尚之德、精湛之术于民国初年悬壶于武汉并收弟子三人。大弟子治愈北洋军某要人的中风之疾,被授淮海盐运使显官而中断医术。二弟子在长沙大火中失踪,独存三弟子川人叶心清。

叶师自幼好学,寡言苦钻,待师尊如父辈,视患者似亲人,深得魏老器重。于是倾心传授,既教其医术,又诲其医德,成为唯一的德意门生。叶师在魏老的调教下,深得金针度人的精髓,在嗣后的行医生涯里又有颇多的发挥和创新,成为杏林中独树一帜的金针高手。

二、立志中医,名震蜀中

先师在汉口随魏老临诊达12年之久,1933年学成返回重庆,遂与唐阳春、张乐天、龚志贤诸同仁开设“国粹医馆”,集中医内、妇、针灸、骨科之长,普济众生,除门诊治疗外,还开设少量病床,收治住院患者并招收学员。当时在四川中医界颇具影响。1936年先师移居成都,在包家巷开设诊所。

届时先师年仅30余岁,重医术更重医德,十分关心体贴生活贫困的民众,对他们不仅免费诊治,还同小南街的“光华堂”药店商定,凡贫困患者凭其处方免费抓药,药费定期由先师结算。记得当时有位汪姓老太,靠儿子拉人力车为生,生活十分困难,因患重病无钱医治,求助于先师,先师自始至终给予免费诊治,免费抓药,汪老太没花一分钱而大病痊愈,为此感动得痛哭流涕,逢人称道先师的再生之恩。

由于先师德高术精,名震蜀中,当时国民党的要员,如于右任、胡宗南、刘文辉、蒋鼎文、宋希濂、宋哲元、吴允周等都邀先师诊治,而且疗效卓著。先师口碑盛学,成为蜀中年轻有为的名医。

1949年底成都解放,先师目睹国家日新月异的变化,由衷拥护与热爱中国共产党,决心凭借自己的医术兢兢业业地为人民、为国家工作。他摒弃门户之见,主张一切从患者出发,中西医相互取长补短,发挥各自的优势。因其疗效独特,思想进步,1954年当选为重庆市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并荣任重庆市中医学会委员、中西医学术交流委员会委员。

三、应召进京,德术皆碑

1955年12月,为了贯彻党的中医政策,经毛主席批示,中国中医研究院在北京成立,在筹建过程中,中央卫生部聘请近30名全国著名老中医来院任职。年仅47岁的先师应召晋京。当时他在重庆每日门诊近百人次,每月收入逾千余元,生活十分优裕,但为了振兴中医事业,他不顾每月工资仅原收入的不足三分之一,毅然携家北上。

先师进京后,在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高干外宾治疗室任职。每周一、三、五为高干外宾治疗,二、四、六到普通门诊为群众服务。他对待患者一视同仁,决无高低贵贱之分。对待患者认真负责,一丝不苟,遇到疑难病症,更是反复推敲,悉心治疗。1959年青岛铁路局总工程师牛某患粒细胞性白血病,高热不退,病苦不堪。其家属慕名来京,口述病情,先师巧组滋阴清热药方,药到病除,高热立退。牛某深信先师医术之精,遂专程来京住入铁路总医院,请其定期会诊,致使病情完全缓解。其时许多大医院经常请他会诊,对待危重患者,他每日亲临观察,积极参加抢救,经常用电话询问病情,及时调整处方,使许多危重患者转危为安。由于工作勤奋,成绩突出,1960年被评为中央卫生部先进工作者,并当选为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

1962年7月间先师长子成亮筹备婚事,完婚在即,邓子恢副总理在武汉患病,请先师前往诊治,他毫不犹豫地赶赴。这种认真负责、全心全意的服务精神深得中央首长的称道和信赖。先师曾为刘少奇、朱德、宋庆龄、董必武、邓小平、陈毅、贺龙、罗荣桓、叶剑英、李富春、蔡畅、聂荣臻、谭震林、邓子恢、何香凝、沈钧儒、罗瑞卿、吴玉章、陈赓、谷牧、姬鹏飞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做过保健工作。何香凝曾为先师亲笔绘画梅花。沈钧儒亲书条幅录毛主席长征诗相赠,吴玉章也题诗赞誉先师“今日华佗又复生”。先师曾给江青诊治严重神经官能症,疗效显著,毛主席曾亲笔手书《忆秦娥·娄山关》词一首相赠,可惜失落于十年浩劫之中。

先师为人忠厚正直。1959年庐山会议后,彭德怀闲居京郊挂甲屯,先师不顾好心人的劝阻,仍一如既往为彭老总治疗,并常到他家做客。他对彭老总耿直的品德、简朴的生活十分推崇,相处得非常融洽。

1965年初,他已年逾57岁,是第一批响应党的号召,参加农村巡回医疗的全国著名医学家之一,担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农村医疗队队长,深入到京郊顺义县南法信公社。他严于律己,以身作则,坚持和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热情为农民兄弟服务,送医送药上门,医治了许多的疑难病症。他态度和蔼,细心诊治,艰苦朴素,没有架子,深得农民的敬重和交口称颂,并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情,直至十年浩劫前,不少农民进城时还常到先师家作客。在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里,他工作、生活了将近一年,思想境界产生了飞跃,他说:“农民那种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千方百计为国家多打粮食的精神,鞭策我们更好地为他们服务,更多地向他们学习。”也就在这一年,他向党组织提出了入党申请。这次巡回医疗影响巨大,中央电视台对他进行了专访,并向全国播映。他还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题为“为贫下中农服务,更好地改造自己”的文章,畅谈知识分子思想改造的体会。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先师对首长、对群众、对农民都能一视同仁,深怀情意,实在难能可贵。

先师十分关注中医事业,积极培养后继人才,先后收授学生7人。他倾注心血,严格训导,诲人不倦,言传身教,使学生们学有所成。如陈绍武教授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院长兼北京针灸骨伤学院院长、北京中日友好医院院长、国际针联主席、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1999年4月因心肌梗死病逝。陈克彦主任医师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针灸研究所针法灸法研究室主任,1986年5月因患癌症病逝。徐承秋研究员,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内科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冠心病急症协作组顾问、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心血管病委员会委员、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心血管病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张大荣主任医师,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党委副书记、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叶成亮主任医师,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针灸科主任、中国针灸学会常务理事、《中国针灸》编委、中国中医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美国纽约国际针灸学院教授。叶成鹄主任医师,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针灸科主任、中国针灸学会针法灸法研究会副理事长、北京市针灸学会理事兼刺灸委员会主任委员、澳大利亚布里斯本针灸学院理事兼针灸系主任、美国纽约国际针灸学院教授。沈绍功主任医师,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基础理论研究所副所长、胸痹急症研究室主任、博士生导师、中国中医研究院学位委员会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冠心病急症协作组组长、中国中医药学会急诊医学会副会长、心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四、扬名海外,为国争光

1958年,北京友谊医院收住一位蒙古女宾,患有严重的神经性呕吐。曾在莫斯科治疗,到黑海疗养,结果病情反而加重。住进友谊医院时,骨瘦如柴,情绪激动,时哭时笑,大便秘结,食后半小时即吐,每日呕吐量达600ml,以致因畏惧呕吐而不敢进食,痛苦不堪。西医治疗乏效,约请先师会诊。先师辨证为脾胃不和,气郁化火,用泄肝和胃、降逆止呕之剂,针药并施。仅仅8天呕吐停止,患者心情愉快,饮食渐增,痊愈回国前,患者亲属及蒙古大使馆官员特向先师隆重致谢。

1960年,北京解放军总医院收治一位捷克男宾,20多岁时因工作过度紧张而患失眠达40年之久,每夜只能睡二三小时,并常伴左面部发作性电灼样剧痛,持续半小时左右。面红目赤,全身燥热。长期服用大量镇静安眠药,曾于捷克、法国、前苏联数国治疗,均无疗效。此次特来中国求治于中医。先师诊其脉象沉弦数,苔淡黄,辨证为肝肾阴虚,虚火上炎,治以滋补肝肾,养血安神,取双侧三阴交、太溪、蠡沟(补法)、期门(右侧泻法)、平补平泻中脘、神门(双侧),每日金针1次,连针10次,心烦消失,每夜能睡八九小时,有时整夜不醒。神奇之效,令捷克医生惊叹不已。

兄弟邻邦越南抗击美国侵略期间,我国人民节衣缩食,从道义、人力、物力诸多方面给予无私援助。先师受党和国家的指派参与了这一崇高的国际主义援助行动。当时越南总理范文同、副总理兼国防部长武元甲都患有多种疾病,曾几度来我国治疗,在桂林、昆明、广州等地都由先师负责他们的诊治康复计划。1961~1966年六年间,曾四五次冒险到战火纷飞的越南为他们继续治疗,同时还给胡志明主席、黄文欢、黎笋、黎德寿等领导人治病保健。为此,1962年10月1日国庆之际,胡志明主席赠给先师一张亲笔签名的彩色照片。1964年,越南政府为表彰他的功绩,由范文同总理亲自授予他金质“友谊勋章”一枚,并举行了隆重的授勋仪式。

地处阿拉伯半岛西南端、总扼红海出口的也门王国,地处要冲。1958年,时年66岁的艾哈迈德国王身患严重的风湿病,虽经意大利、美国、苏联等国医生的治疗,未见效果。其王太子以副首相兼外交大臣身份访华时,向周恩来总理提出了请中国医生为其父王治病的要求,周总理当即应允,并指派先师及西医专家邝安堃、陶寿琪组成医疗小组前往也门。

中国医疗小组来到也门首都萨那时,美国政府正派遣一代表团在此活动,谋求与也门建交,同时亦派一个医疗组为国王治病,政治形势十分微妙。直到第三天上午医疗组才得以进入王宫与国王见面。此时被侍者扶起来的艾哈迈德国王老态龙钟,骨瘦如柴,五心烦热。经过医疗组的详细诊断,国王患的是严重的风湿病。国王的意大利御医介绍,美国医疗组治疗无效,苏联的两位教授仅写了一份病历就知难而退。当时西医的最好设备和治疗手段都已用过,御医正束手无策。医疗组面对重重压力,不计个人得失,以高度的政治觉悟,团结协作,确立以针灸开路、中医为主、西医护航的治疗方针。于是医疗组里唯一的一位中医——先师责无旁贷地挑起了这份重担。

第一次给国王治疗,他只用按摩的手法,不用药,不扎针,国王容易接受,如此一天3次的手法穴位按摩。经历一周的治疗,国王自觉轻松,略微见效,于是对中国医生的态度由满脸阴沉而稍见笑容,按摩时也顺从配合,这无疑增加了医疗组的信心。从第二周起,先师提出加大治疗力度,除按摩外加以针灸,运用叶氏独特的金针术。这一天替国王按摩结束,通过翻译接着要作金针术,国王听毕点点头,中国医生不禁暗自高兴,因为艾哈迈德国王几度出生入死,对人疑虑重重,即使是服侍他多年的意大利御医,检查用药都不能随心所欲,何况是陌生的中国医生呢?当先师拿出三寸金针时,国王脸色铁青,两目怒突,表情恐惧,翻译急忙说道:“国王不同意用针,说这会要了他的性命。”先师沉着地走上前去,微笑而镇静地来到国王身边,两手捏着金针,一边比划地解释,一边用针在自己身上示范,他讲得那样诚恳,那么耐心细致,终于感动了国王,他慢慢伸出已经变形的手。先师兴奋地托着国王的手,仔细找准穴位,但见他两手配合,熟练而快捷地在合谷穴上为国王扎入了第一针,国王望着插在虎口上的金针咧嘴笑了起来。原来叶氏金针术在不知不觉中刺入穴道,毫无痛感。王宫里的人们都为先师的成功而高兴,气氛顿时变得平和温馨,松弛多了。可是先师仍是全神贯注,一丝不苟。他深知一针的千斤之力马虎不得,在一小时的针灸过程中,国王由恐惧到放松,最后竟酣然入睡了。先师也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经过近1周的按摩、针灸,国王蜷曲的手竟神奇般地可以伸展开来,治疗初见疗效。国王开始充满信心,积极配合。医疗组又制定出新的治疗方案,开始加服中药。经过3个多月的精心治疗,艾哈迈德国王的全身风湿症霍然解除,他兴奋得举起盛满黑稠中药汤的瓷杯,一饮而尽,对着王宫内的满堂宾客,称赞先师为“东方神医”。当地报刊以此为题作了专门报导。一时间先师神奇的医术名扬海外,后宫的妃嫔50余众,点名请先师治病保健,王公大臣及各界名流亦纷纷慕名登门求治,中国医生的美誉深入阿拉伯民族的心底。

三个多月的签约期即将临近,中国医疗组圆满完成医疗任务即将起程回国,艾哈迈德国王单独召见先师,用重金请他留下来当御医。但是,人世间的东西不是都能用金钱买到的。一个中国医生的爱国激情国王应当理解,面对先师的婉言谢辞,国王只能长叹认同。临别前他在瑞士订造了特制纯金表一只,表面上印有国王头像和也门地图,亲手赠送给先师留念。它将作为中医传情、先师为人的历史见证,永存人间!

五、十年浩劫,冤逝狱中

先师挚友、著名中医学家任应秋称他“讷于言而敏于行”,这是对他性格的真实写照。为人耿直,坚持真理,决不迎奉上司;善于诲人,谆谆诱导,以理服人,决不以势压人;每遇事端,直陈己见,决不包庇纵容,姑息私情。他每日起居有常,饮食有节,懂得怡神保养,晨起练功,然后步行约一公里到医院上班,生活很有规律,故虽年已花甲,每年体检从无病变,大家都说叶老一定能够高寿。

文革”开始,他从未参加任何反党活动,仅仅在“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的感召下,改变了以往的习惯,在不同场合,对当时的一些事件表示了一些看法。想不到在1967年9月的一个傍晚,有人以请他出诊为名将他逮捕了,接着就是无数次的抄家,而且传闻蜂起,说他是国民党特务、国际间谍、“五一六”反革命分子等。先师锒铛入狱,而且株连全家,长子成亮、次子成鹄也几经隔离审查,劳动改造,受尽磨难。先师入狱二年,1969年9月初突然有人通知家属前去探视。两年不见,先师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卧床不起,奄奄一息,其境惨不忍睹。这是最后的诀别,已经无言相对,只是眼含冤泪而已。1969年9月12日一代名医因患癌症,在狱中含冤逝世。

历史是公正的,它绝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12年后的1981年11月,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大礼堂隆重召开追悼大会,中医界领导、前辈同仁和后学共四百余众到场,沉痛悼念先师叶心清。这位为中医事业振兴,给患者造福保健,不惜献身的中医名家,中医临床学家,终得平反昭雪,骨灰被存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含冤九泉的叶老,您看到此景此情,一定会瞑目欣慰吧!

Read Full Post »

http://baike.baidu.com/view/890023.htm

叶心清
叶心清                                                                         曾为几十个国家的首脑治病的针灸大师叶心清就是从包家巷中走去的

叶心清(1908~1969)字枝富,四川大邑县韩场镇人。1921年在武汉拜名医魏庭兰为师,得其金针绝技真传。1933年学业结束返回四川行医。返川后在成都、重庆设医寓和国粹医馆,坐堂应诊,因医术独到,对针灸学及中医内科有较深造诣,临床经验丰富,在当时四川医界颇有影响,享有“叶金针”之誉。

叶心清擅长透刺、透穴不离经,以浅刺取穴少而独具一格。他对中医内科、妇科、儿科及针灸均有较深的造诣,著有《叶心情临床医案选》一书。他十分关心中医事业,积极培养后继人才,先后收徒七人。其弟子,如陈绍武、沈绍功、张大荣、叶成亮、叶成鹄、徐承秋等,均为当代知名中医专家。

荣誉成就

1955年,叶心清由成都调到北京中医研究院执医,并任刘少奇、朱德等中央首长保健医生,为贺龙等

叶心清著作叶心清著作

中央首长打金针治病。1958年,叶心清被派去为阿拉伯也门国王默汗迈德治病,病愈后被誉为“东方神医”;1961年,毛主席还手书著名诗作《类山关》送给他。1950年代后曾多次出国为越南胡志明、柬埔寨西哈努克、也门国王等国家元首治病,屡获奇效,胡志明主席赠亲笔签名照片送给他;范文同总理亲自授予他金质“友谊勋章”。

1954年,叶心清当选为第一届重庆市人民代表,中医学会委员、中西医学术交流委员会委员;1955年中医研究院成立时,他应邀到京工作;1960年被选为中央卫生部先进工作者;1963年初选为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

学术思想

叶心清临证十分强调辨证论治。在人体五脏六腑之中,叶心清非常重视肝、脾二脏。他认为肝脾失调是诸病之源,故调肝健脾常常作为治疗多种疾病的首选方法。如他治妇科经带诸病,多从调肝健脾入手。盖肝为血海,脾主升清又为生化之源,妇科经带之病常有七情之因,首先肝郁不畅,影响脾主升清和健运消谷,导致血海失调,生化乏源,经期紊乱,烦而痛经,或清气不升、浊阴下注而带下不止,秽浊腥臭。调肝即调血止痛,健脾即升清止带,这是叶心清治疗妇科经带为病的特殊之处。
对于虚证,叶心清认为主要在肾亏,其理在阴损,其征在虚热,故理虚大法贵在养阴清热。养阴者必滋肾,知柏地黄最适宜,清热者用银柴胡、地骨皮、青蒿、白薇最对证。叶心清用养阴清热法不仅针对典型的阴虚内热见证,就是在哮喘、肝炎、再生障碍性贫血、风湿热、痹证以及妇科崩漏等诸多病种中,只要见有虚象也屡投此法而奏效。可见,养阴清热成为叶心清理虚治法的擅长。

临床经验

叶心清临证注意保护胃气。对于温燥伤胃阴之品,如半夏、厚朴等,应用非常谨慎。对于滋腻碍胃之品,如熟地、麦冬等,使用时常配伍砂仁、陈皮。在应用补气养血之品时,常佐木香、山楂、神曲、麦芽等。清胃火、养胃阴时,尽量少用龙胆草、栀子、苦参之类,而以公英、连翘代替。在治疗过程中,注意祛湿开胃之法。常用保和丸为主方,重用炒麦芽、炒鸡内金、木香、广陈皮、扁豆衣等。同时配合针刺,以足三里、中脘为主穴,配合点刺右期门或太冲以抑木和胃。对于痼疾顽症的善后收功,防病复发,一者可用原方10倍量,加开胃之品如麦芽、鸡内金、蒲公英、木香、陈皮、砂仁等制成膏剂或丸剂,每日坚持服,一般连用2~3料;二者每日口服香砂六君子丸3~6克,或者用保和丸在午、晚饭时服3克,均能起到保护胃气的作用。
叶心清临证治疗非常擅于针药并用,对于神经衰弱,眩晕耳鸣,头痛失眠以及胃肠疾病,风湿痹证,正虚痿证,麻木抽搐,症瘕痛经以及病后调理等都采用针药并举的方法,互相配合而收卓效。

后世影响

叶心清十分关心中医事业,积极培养后继人才,先后收徒七人。其弟子,如陈绍武、沈绍功、张大荣、叶成亮、叶成鹄、徐承秋等,均为当代知名中医专家。
为周恩来治过病的“江湖医生”-叶心清
送交者: Pascal 2015年04月11日11:06:09 于 [五 味 斋]

叶心清 (1908~1969) 字枝富,四川大邑县韩场镇人。1921年在武汉拜名医魏庭兰为师,得其金针绝技真传。1933年学业结束返回四川行医。返川后在成都、重庆设医寓和国粹医馆,坐堂应诊,因医术独到,对针灸学及中医内科有较深造诣,临床经验丰富,在当时四川医界颇有影响,享有“叶金针”之誉。

叶心清,解放前在成都就已出名,他叫什厶名字,人们大多不知道,只知他凭金名医术医好了许多病人,姓叶,有“叶金针”之誉。解放前曾用金针与美国总统治病。

1955年,叶心清由成都调到北京中医研究院执医,并任刘少奇、朱德等中央首长保健医生,为周恩来、贺龙等中央首长打金针治病。1958年,叶心清被派去为阿拉伯也门国王默汗迈德治病,病愈后被誉为“东方神医”;1961年,毛主席还手书著名诗作《类山关》送给他。1950年代后曾多次出国为越南胡志明、柬埔寨西哈努克、也门国王等国家元首治病,屡获奇效,胡志明主席赠亲笔签名照片送给他;范文同总理亲自授予他金质“友谊勋章”。

1954年,叶心清当选为第一届重庆市人民代表,中医学会委员、中西医学术交流委员会委员;1955年中医研究院成立时,他应邀到京工作;1960年被选为中央卫生部先进工作者;1963年初选为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

总理∶在卫生系统,吴传启就是通过叶心清来搞,他是个江湖医生。
    (有人说∶除了叶心清外还有人。)


总理∶他们上了叶心清的当,不了解。我还不是找他看过病?你们不懂的,5.16是个秘密组织,没有暴露以前他们和红旗杂志、中央文革、人民日报、新华社有联系,难道这些是5.16?看是什厶联系。

——引自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十日周恩来李先念接见卫生系统有关代表的讲话

群主∶

Pascal, 院里还有一个老中医,姓叶,他们家的遭遇也很惨,下面是他的一个孩子发在群里的一段回忆,咱们院是有故事的大院,现在小伙伴们都在回忆,想出本书什厶的,你先看看叶心清女儿叶成媛的这篇吧。

“谢谢群主。始初同学邀请参加,只觉得大院的记忆美好,但是太久远。过后宋小青再邀进群了。马上感受到淳朴的孩提情跃于字间,传于话语中。
 
在茫茫人海中,对一位去世46年的老中医还有挂念。谢谢徐晓天,吴方泽,孙铁兵,林亮,晓伟。汤澄东是小波的哥哥?谢谢汤伯母在父亲被抓第二天就到家中慰问,在那人妖颠倒的年月。
 
父亲叶心清,生于1908年,12岁拜湖北名医,学习中医,针灸(金针),十年学成,帮师三年。回四川行医。成就四川一代名医,与1956年,成立中医研究院奉命与四川8位,全国36位名医调来北京,广安门医院。
 
1959年搬进大院10组。对门卢郁文,后搬走,住进薛向晨,文革前因叛徒罪入狱;楼上叶挺母亲,并由长子长期居住;对门王小阳姐妹,及两个弟弟;三楼孙超,及千千,星星,娅娅,维维;对门阎宝航,夫人高素,革命战友,居委会主任,热心服务的好阿姨,长子闫明复。
 
邻里关系亲密白天厨房小门,大门,夏天凉台门从来不锁。经常都有伯伯来聊天,常客闫宝航,孙超,徐迈进,吴传启,汤小波的父亲等。后来广安门医院修的老大夫楼,完全按照大院图纸,并分两套房子,父亲都留恋,舍不得去。
 
父亲在1967年9月17日 被两位军人以看病为由抓走,被革命组织反复抄家,为找电台,黄金,客厅地板都撬翻。第二年一月,被勒令搬到广安门外,第二机床万对面,平房杂院住。搬家时只有2个单人三轮车的全部家当。
 
父亲被抓后一直不知去向,罪名各个组织都在罗列,516分子,军统特务,国际间谍……在西单东北路口的大宣传栏上,是刘少奇在卫生战线的代理人,每天上学看着心里就恐慌,真想下场大雨冲掉。1969年9月来人通知家中派一人去看望父亲,上车后窗帘拉下,两个军人押送,进到一座房子前,被带进房间,父亲瘦的如骷髅,满头白发,押送人站在旁边,四目相对,满噙泪水,三哥 紧告诉自己有了一个女儿,父亲马上接着说,对他很好,想吃泡菜,都给了,要让二哥,三哥好好交代,通知时间到了,就这样结束。生死 别…
 
一周后通知死亡。
 
父亲死后两个哥哥看管升级。一直持续到1975年后。在1981年11月才算最后平反,开追悼会,有一个很齐整的夫人群。康克清向家人说到,我们失去一位好医生。我大姐回道,我们失去唯一的父亲。

叶成亮叶成亮

   叶成亮


  • 擅长:

    神经系统诊治消化系统及运动系统疾病有较高造诣尤其对…展开↓

  • 简介:
    叶成亮,男,主任医师,1960年北京医科大学治疗系毕业;1960—1962年北京中医药大学西医 职学习中医班结业.1962—1978 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针灸科医师;1978—现在 中国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针灸科主任师、科主任.80年代以来,先後7次应邀荷兰、德国、法国、比利时、卢森堡、日本、泰国、越南、香港等国家和地区访问、讲学、治疗及针灸指导.


二哥叶成亮,在西苑医院,其子叶章铭63年出生,当时在西郊幼兒园,被开除,去多个街道幼兒园都因反革命仔子受欺负,精神受到创伤。
 
三哥本人心脏受损,两次瓣膜手术後失去工作能力,兒子也7岁死亡。
 

小哥叶成焕67届高中,家中无经济收入(一般单位给没有工作的家属,子女发最低生活费)而广安门医院,分文不给。在67年下到内蒙,下乡五年,无经济补贴,並政治压力…

无可奈何到四川投奔母亲,回到四川他少言寡语,没有生活兴趣,偏执,多发怪念,工作不能持久,长期失眠,这是我一生最悔恨的事情,不懂得那时抑郁癥。在75年回北京探亲後,更大的失落感困擾,我在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州另外一个林业局工作,每年回家去,只能21天,他的话就特别多,基本都是对北京的回忆。
 
在76年9月17日,也是父亲去世的日子他走了时年29岁。
 
他对王蓉的爱慕没有勇氣去表达,攘成一个悲烈的爱情悲剧。王蓉是重情的人,让我感到对她太多的亏欠。”

《人民日报》(1982年4月13日)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中医叶心清追悼会在京举行新华社北京4月14日电 中医研究院不久前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为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著名老中医叶心清大夫举行了追悼会。叶心清同志于1969年9月病故,终年61岁。

蔡畅、谭震林、姬鹏飞和王光美等同志送了花圈。政协全国委员会、中共中央统战部、卫生部、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医研究院、北京医院也送了花圈。王磊、张执一、徐迈进、解方以及叶心清同志的生前友好和群众代表共300人参加了追悼会。

     杜钧福的博客

               文革研究中的两个问题       (2013-08-18 14:24:52)

不了解事实或不承认事实当然会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得出什么结论。例如,我说江青张春桥等人固然干了很多壞事,周恩来干的壞事也不比他们少,很多人一定不信或不承认。周干的大的壞事,第一是打到刘少奇,虽然主使者是毛,但周作为中央专案组负责人,责任是不可推卸的。第二是1970年的一打三反运动和清查五一六,周是主要负责人。在运动中数以百丌计群众遭到严重迫害,以至于连毛泽东都认为杀人太多了,于是紧急刹车。(可见王锐的研究文章)。那时有一位国家级中医师叶心清给周看过病,但是文革中周说他是“江湖医生”、“五一六”,很快瘐死狱中。现在叶心清的小传上说他是被林彪四人帮迫害死的。

我说周恩来干的壞事比四人帮多,但不认为周是“壞人”,因为周干的好事也比四人帮多。周是职业革命家,他的道德观念和是非观念都與普通人不同。但上述事实当然影响对周的评價。

       黨内健康力量析         杜鈞福          (2011-01-20 13:07:37)

现在说周恩来。一般认为他是黨内健康力量的代表。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这样说。我认为,他的最大功劳是在極端混乱的局面下,维持了这个大国政府的持续运作。说文革结束时“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不是还没有崩溃么?周恩来对此是有功劳的。而且,这不但是中国人民之福,而且是世界人民之福。如果中国政府不能正常运作,像过去的义和团时代的慈禧政权,或今天的海地、索马里政府,那将是怎样的局面!对于周恩来,这当然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可以说是忍辱负重,因为在他後面有一位非常多疑的主人在那里监视,不得稍有不慎。在與美国人谈判中有被抓住的口实,差点被打成第十一次路线斗争。况且还有一个“伍豪”的紧箍咒在那里不时念念。我们应该充分體谅乱局中的周恩来,正如要充分體谅败局中的李鸿章。“换了谁都不行”。

 

他为了维持这个局面,还不得不在一些力量所达部门(如外交部、體委)鼓励造反,扶植造反派组织。因为这些部门的造反派是“自己人”,还能讲点理,听他的话。如果没有这些造反派佔 这个位置,让外边的学生组织来造反,後果更不堪设想。当然这样做也损害了一些干部如荣高棠,以及他後面的贺龙。从这个例子看,一些历史问题上的是非是很难区分判断的。

 

周恩来作为正面形象,第二方面的因素很少有人观察到。这就是,他支持毛的文革,並非完全被动。他对文革有他的期望。这集中表现在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期间对斯大林體制的批判。他曾说,斯大林的黨不如列寧的黨,列寧的黨是生动活泼的。当然我们现在知道,列寧的黨也不怎么样,但比斯大林的黨还是强得多。周恩来还说过,文革前有个不好的现象,就是打小报告。这是从苏联学来的。所以,周有他的文化革命观,其中至少一些是健康的,尽管未能实现。

 

顺便说一下陶铸。我觉得陶铸是个小周恩来。在以上两方面,都有陶铸的影子。

 

周恩来有大贡献也有大过失。最大过失是抓五一六, 说涉及一千丌人,是文革中最大的冤案,周在其中负有相当大的责任。

 

和一般的政治历史问题审查不同,也和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不同,这个五一六完全是无中生有的。曾经有的,只有一个很小的学生组织五一六红卫兵团。这个组织也只能说他是个極左的组织,而不能说是反革命组织。而且这些人早已被抓起来了。

 

但是从一开始,周恩来就很肯定的说,外交部有五一六。根 他的定性,外交部打了幾十个五一六分子。在卫生部,他说给他看过病的中医生叶心清是“江湖医生”、“五一六掛帥的”,致使这位著名中医很快瘐死狱中。

 

1970年1月,周恩来发表谈话,将五一六从北京扩大到全国,将军队冲派也算了进去,点了王、关、戚、杨、余、傅、萧华、吴传启、潘梓年的名,将他们都算做五一六。根 一项中央文件和周恩来、江青等人的讲话,在这一年,抓五一六运动在全国蓬勃展开。但是本来就是个子无虚有的东西,怎么抓呢?很快,主持这项工作的吴德等人就觉得所掌握的材料全不落实,运动搞不下去了。此时,周恩来挽救了运动。他说,不再查组织了,要查“罪行”。什么是罪行呢?“背着中央开会就是罪行!”这一下子,罪行的範围可就大了,而且可任意将任何行为劃进去。

 

所以,周恩来应对这一运动復有相当大的责任。而且 何方说,他有报復之嫌。杨小凯说,事後周恩来有所悔悟,承担了责任。但我没见到相应的讲话。

 

抓五一六是对待群众,在对待干部方面,周恩来也是有过失的。他是主持全国审干的专案组的负责人,对刘少奇的审查报告是他主持写出来的。说他对此毫不负责,是说不过去的。他在文革中確实保护了一些干部,但也损害了一些干部,而且不能说都是被迫的。例如他在中国科学院打了一个张劲夫反黨集团,在国家科委打了一个韩光反黨集团。如果他只将张劲夫和韩光打成反黨分子,我想也不致于导致自己倒台,而“不能保护其他干部”了。

Read Full Post »